用生命说故事 人生没有所谓的纯然巧合

作者: 白金, 发表于: Thursday, November 25, 2021, 22:11 (53天前)

用生命说故事(我是一位濒死者,经历死亡11分钟):人生没有所谓的纯然巧合

用生命说故事


——人生没有所谓的纯然巧合

注:这篇文章较长,以下只是部分节录,欲读全版者点击文后链接

我是一位濒死者,曾经历死亡11分钟。灵魂瞬间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的死亡事件发生在2004年11月9日早上,当时我身处新西兰一个乡村小镇杜瑞(Durary),正接受高阶滑翔机飞行训练。由于滑翔机没有配备外置引擎或任何动力系统,所以起飞时需借助外力快速拉扯………… (省略)

……………………
………………………………
………………………………………… (省略)


一个银白色的水晶光点在我面前闪亮起来,在光点的中央,我看到初生婴孩时期的我。光点开始向四周散射,形成了更多光点,就如蜘蛛吐丝般,纵横交错地编织出一幅立体的水晶丝网。仔细一看,竟发现那些丝线既是时间,也是因果关系。丝线的流向有单向,有双向,也有并行的,把我人生的不同阶段与经历互相连接起来,构成了一幅完整的人生时间图谱。


我的图谱编织完成后,水晶丝线并没有停止运行,而是继续往四面八方交织穿梭,最后形成了一个诺大严密的巢状组织。原来我的时间图谱只是无数个个体里的一个,个体与个体间也是由纵横交错的水晶丝线连接着,而这些丝线正代表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脉络。


我走到自己的时间图谱前,把头慢慢探进去,感觉就像浸入水里,差别只在于我不需要呼吸。我张开眼睛,仿佛走进一个多银幕的电影院,里面放置了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白色光点银幕,而每片银幕上都播放着我的画面。


我的视线从中央的光点出发,沿着其中一条丝线向上游走,停在另一个不远处的光点上。一个三岁时候的自己竟然出现在那银幕上,但那三岁小孩看起来并不是很快乐。我沿着那光点的丝线继续移动,很快又碰到另一个光点银幕,我看见小学二年级时的教室,那个我坐在窗户旁的后排座,但心不在焉地完全没有用心听老师讲课。我的目光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十分好奇地沿着丝线跑到更远的光点上,猜想下一个情景。这次我长大了许多,已经是个二十七八岁、个子高大的青年,正站在一家银行门口踌躇着。


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我可以同一时间观看多个银幕画面,大脑好像在平行处理并解读多种影像讯息。我正在同时看着婴孩时期、小学念书时,乃至于长大后工作的自己,每一个我记得的或遗忘的人生片段,从单向的线性思维变成复合的平行思考。奇怪的是,我不但没有感到混乱或迷失,头脑反而变得无比清晰敏捷,发出的指令比平常快上好几倍。

……………………
………………………………
………………………………………… (省略)

画面4

我站在一家银行门口踌躇着,深深感到单靠工作上的努力,根本改变不了现有的生活。要迅速提升生活的质量,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方法。我一口气把银行里所有的积蓄提走,投进疯狂的股票市场。贪婪加上运气,短时间内我便赚了相当于一年的薪水。我把投资注码不断加大,赚取的回报亦不断增加,短短半年,我的存款暴增了十倍。我从股票经纪好友那里得到一个内线交易的消息,于是押了毕生积蓄下去。没想到,股票涨了一天之后便一泻千里,我不单输掉之前的利润,连原来的本金也赔上了。


这四个画面都是由同一条丝线贯穿连接,但当中还间隔了更多不同阶段的人生际遇。这既像是时间的流向,说明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又像是人生的因果轮回。这一连串的画面都代表了一个共同讯息——因自卑而引起的贪婪。


在往后的岁月里,我还看到许多因贪婪引发的重复行为。原来贪念真的可以无处不在,只要眼睛看到的、思想能及的,贪念便可随之而起。而且贪婪不限于物质,权力、名誉等非物质的东西也一样能成为对象。我的贪婪缘于自小缺乏,所以想要更多,不想被别人看轻。

……………………
………………………………
…………………………………………(省略)


——人生最后的选择?——


时间11:11:11


我被时间之流的景象完全吸引,只需一瞬间便可回顾一生的经历,而且是在同一时间全景式地观看整个人生拼图。当我注意某个人生片段时,不但可以重新仔细地亲历重温,而且相关的时间丝线更自动闪亮起来,连接到不同的人生画面片段,像在提示我,事情从来不是独立存在的,人生也没有所谓的纯然巧合。


我是活在自己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里。我忽然间明白了许多人和事物的关联脉络,看到生命中不断重复发生的事情,理解了自己的性格、价值、梦想追求等如何联合起来共同编写所谓的命运流向。只要把人生的所有片段拼凑起来,便可解读到一幅别具意义的人生蓝图,看懂自己与自己、自己与别人、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此际,我乘着光影在自己的时间图谱中旅行。这是一个我不曾经历、甚至想象不到的时间异域,在那里,我看到自己短暂的三十年人生。


我从记忆片段中回过神来,发现时间之流不见了,刚刚看到的银幕和画面也消失无踪。我仿佛进入一处更深的意识状态,记忆不再单纯以影像显现,而是以更深的象征意义表达着。

……………………
………………………………
…………………………………………(省略)


“留下”,是平行而至的另一念头,因为我的人生只有空虚空白。


不管是我花了二十多年努力得来的证书奖杯也好,到处旅游收藏回来的纪念珍宝也罢,离开时根本一件东西也带不走。名利成就如是,梦想亦如是。忽然间,眼前的人生变得虚幻又陌生,我拥有一大堆好像跟我没关系的东西。我到底为什么花一辈子追逐这些既带不走又不属于我的东西?


我曾经以为这些成就、梦想能为我换来人生的价值,但此刻却让我更迷惘迷失。我的所谓“成就”只是一种虚荣的感觉,不断地挑战,只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存在。我不单要证明给自己看,还要让别人知道、让全世界都认同我的成功、我的与众不同。原来我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期望与价值下,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同,甘愿做牛做马。


到死时孑然一身,我才发现自己连身份也没有,甚至墓碑上的名字也可随便更替。


我已经没有任何梦想了,生命里再没有让我依恋不舍的事物,我不需要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需要我,我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替代的、可有可无的角色。这三十年来,我只是一直在跟空虚赛跑,以制造梦想来逃避人生的空白。我不能停下来,是因为害怕面对内心的空虚缺失、人生的无意义,只好以外在追求来不断麻醉自己、讨好自己。我的心是多么孤独空虚,根本没有真正活过,不曾好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我不满足、不自由,我不甘心就此别过……我再一次经历了三十年的人生岁月,正准备带着满足自在的心选择离开,却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心痛。就像一个本来饱满的心脏被划出了一道微细的裂缝,鲜红的血液从跃动的心脏里迅速渗出,内在的空洞感觉不断扩大。没过多久,半边心脏的血液已经流干殆尽,无尽的空虚与悲伤把半颗心彻底掏空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同一时间站在人生的两个感受极端。天平的一端立着满足,另一端立着空虚。此刻,我的心一半饱满鲜红,盛载着梦想与自由,另一半却空洞漆黑,飘浮着虚空与迷惘,就像在诉说人生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一体两面矛盾地并存着。


我不知道该如何做出人生最后的选择。到底是梦想达成还是不如依然有梦?满心装载还是万般带不走?精彩活过还是白活一场?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最后的问题……


“这是死后的终极审判吗?在计算一生的对与错、善与恶吗?”我不解地问。


“死后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最后审判,这里也不存在你说的对与错、善与恶,这些东西只是人类的分别心制造出来的,只存在于二元对立的世界里。这里是万物合一的大同世界,所有东西只以本质存在着,无善也无恶,是对也是错。”死神回答。

……………………
………………………………
…………………………………………(省略)


——用生命说故事的人——


十年前的今天,本来我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那天我在天上,开着滑翔机乘风飞向天空,天空蓝得很不真实,像把全世界的蓝色都集合起来一样。但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人生最高峰、最美好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来,我就只有十秒的时间跟这世界告别。原来人生是可以这么无声无息地结束的,你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辛苦得来的成果、所爱的家人朋友,都可以在一瞬间全部失去。那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世界有没有我的分别又在哪里?这可能才是死亡最可怕的地方。


……………………
………………………………
…………………………………………(省略)


我的人生好像被这场濒死意外分成两半,在我的三十一岁生日那天,我送给自己十根愿望火柴,许下重生后的十个梦想,通过追梦的过程认识真正的自己、寻找人生的答案。我不再视别人为我的竞争对手,不再跟时间比赛,也不再迷失于物质的虚幻世界。原来梦想珍贵的地方不在于实现的瞬间,而是在于追梦的过程,只要真心相信、认真追寻,全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我发现真正的自由不在身体而是在内心,只有智慧才能让心灵长出翅膀,海阔天空任意飞翔。


其实,这些重大醒悟与转变都是来自我的濒死体验,有的改变在死亡当下瞬间发生,有的在死亡过程中播下种子,在康复过程中萌芽成长,再在追梦旅途中提炼完成。但不管怎么样,死亡经历都是所有转变的种子与钥匙。所以你可以当这是一部死亡的魔法书,原来只要改变对死亡的看法,便可以改变对生活的态度:只有懂得死亡,人才会明白何谓生存意义,让生命变得完美、完整,像中国的古语说的“不知死,焉知生”。

……………………
………………………………
…………………………………………(省略)

钟灼辉


图片
1974年生,香港大学认知心理学博士。
2004年,他自驾滑翔机失事,从五十层楼高摔落,濒死获救,奇迹生还。年仅三十岁的他,被医生宣布右脚必须截肢才能活下来。

他拒绝自己未来成为残障的命运,以极大的生存意志力克服剧痛与忧郁症,以中医心理学知识、潜意识自疗法等,保住了自己的右脚,并已完全康复!

现在的他,可以登山、开船、潜水、滑雪、跳舞、射击,懂茶道、懂香道,已游历四十多个国家,已取得潜水教练、催眠治疗师、心理咨询师、品酒师等专业执照……

现在,他以过去奇迹康复的经验以及心理咨询师的专业,帮助许多目前正面临绝望的身心灵病患扭转人生!


(以上图文由古月禅堂录入校对,如违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网站删除)


——禅心师父简评——

作者、也就是濒死体验者,可能并没有接触过佛教、学习过佛法,所以他在描叙“重复性的行为”时,没有想到、用到“轮回”这个词、概念。轮回,不就是无尽的重复模式吗?

(***:嗯嗯,轮回就是无尽的重复模式。)


重复的模式行为也就是轮回,到底是什么引发的呢?作者在濒死过程时看到并明白了:由自己的贪心!人一辈子的所有经历(命运),看起来都是片段式的、偶然式的,实则上全都由自己编织的、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之网控制着。


(妙*嗯嗯!简直不能更认同!)

作者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所有“成就”、“成功”,都是基于自己儿时物质匮乏所生的贪念,正是这个贪念,建立起他后来虚幻的成就、成功。「我站在一家银行门口踌躇着……我一口气把把银行里所有的积蓄都提走,投进疯狂般的股票市场……短时间我便赚了一年的……短短半年,我的存款暴增了十倍……我从股票经济好友那里得到一个内线交易……押注了毕生积蓄,没想到,股票涨了一天之后便一泻千里,我不单输掉之前的利润,连原来的本金也都赔上了」,这段命运之果,早就由作者在濒死时,同时看到自己早期人生的三个画面时的因决定了的,由因果关联编织起来的这四个画面,全都统一在最初那一念的“贪”心中。


以此检查当今世界无数疯狂投资人的命运,原来都是建立在最初那一念“贪”字上的!——“这里不存在对于错、善与恶,这些东西只是人类的分别心制造出来的,只存在于二元对立的世界里……”各位:不要责怪由虚无分别心建立起来的大厦,终有倾倒、破碎重归于虚无的那一刻!


“所有的东西只以本质存在着,无善也无恶,是对也是错”死神回答。由这段话观之,善恶只出现在由虚妄分别心制造出来的轮回世界中。既然存在的本质无善也无恶,那么大家想想,人生、人活着的意义在哪里呢?


(今**:师父大人!人活着没有意义,就是混时间等死。)


“死后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最后审判”,联系前面一段话:“这是死后的终极审判吗?在计算一生的对错、善与恶吗?”便知:所有的审判,都缔结于自己!也就是说:没有外来的审判者,所谓的审判,就是自己审判自己死神都说了:存在的本质无善也无恶,所以也不可能由外面出来一位审判善恶的审判者。

所以,那位审判善恶者,一定是那位活在虚妄二元分别世界中的自己。


善恶既然都是虚妄分别心制造出来的,所以当知人活着的意义,是要找出“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汝本来面目?”


如是便能超越一切善恶的计算、一切善恶的审判嘛。

(今**:现在就不混时间等死了,要照师父大人说的去做。)


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汝本来面目?====这是人活着的根本意义之一,佛教中称之为“自利”;活着的根本意义之二,就是所谓的“利他”了:引导其他还迷惑在二元虚妄分别中的人、还落在善恶计算善恶自我审判中的人,清醒过来。


总之,活着时,所行所做所为的一切,其出发点都以此为根本!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