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圓覺宗(諾那華藏)傳承誤植之考據

by 白金, Saturday, September 24, 2022, 19:02 (628 天前)

https://lodrorinchen.org/knowledge/detail/519

1. 諾那是何人?是否為貝雅達賴弟子? 諾那上師又稱「諾那呼圖克圖」,根據西藏歷史文化辭典紀錄,本名為「格熱 索南熱燈(mgar ra bsod nams rab brtan)」,而西藏人民出版社於1985年出版的「類烏齊寺吉仲活佛和格熱喇嘛簡歷」顯示,諾那上師是藏傳佛教達隆噶舉(Taklung Kagyu)派位於藏東囊謙(Nangchen)地區之類烏齊寺(Riwoche dgon)的第七世吉仲活佛(rje drung sprul sku)的表親。 該文獻對諾那上師的一些生平做出有趣的評價,節列如下: 「格熱喇嘛索南熱燈(諾那),出生於1876年,小時候就得到了「喇嘛」的頭銜,並在寧瑪派出家。他從第七世吉仲活佛那裏學習文化與宗教,從小就善於人際對應.......後來,他與第七世吉仲活佛共娶一妻並一同合作:第七世吉仲活佛負責宗教事務,格熱喇嘛則負責類烏齊寺的政治事務。(節譯自第五十頁)」

兄弟(或表兄弟、堂兄弟)共娶一妻是東藏地區不少見的習俗,而諾那負責政治事務也不能作為其沒有傳法資格的象徵,關鍵的問題在於:他是否有從貝雅達賴此人得到傳法? 藏文中完全沒有諾那的著作可尋,然而其亦師亦友的表親—第七世吉仲活佛則有六函文集存世,其中的第六函中有一份近一百五十頁的文獻,簡提名為:「了義大金剛持—成就自在貝雅達賴傳記」。 對藏傳佛教有認識的朋友應當知道,一般會稱呼某人為「金剛持」,意指此人為自己的上師:可見,貝雅達賴的確是第七世吉仲活佛的上師。而在該傳記的最後,也清楚地提到了索南熱燈(諾那)與貝雅達賴之間的互動,或許可以視為兩者間有師徒關係的證據。

2. 貝雅達賴是何人? 貝雅達賴的傳記篇幅極長,有幸的是早在2010年就由大千出版社出版其中文譯本:「即身成佛的法王:現證無學金剛貝雅達賴法王全傳」可饗大眾,因此此處就不再就其個人多做討倫

3. 此處的遠傳承是否正確? 既然吳先生的確師承「諾那」(此為我不打算推敲的前提),而諾那的確師承貝雅達賴,那圓覺宗所主張的「圓覺宗傳承(遠傳承)」是否成立的問題就會出現於:貝雅達賴是否師承「門九爾那姆克多爾極金剛」?

如前提到的貝雅達賴傳記是目前已知的唯一傳記,內文清楚提到貝雅達賴求學的詳細過程,然而,貝雅達賴是否曾向這位「門九爾那姆克多爾極金剛」求法呢? 首先,這位「門九爾那姆克多爾極金剛」,依藏文史料看,是寧瑪派六大祖庭中、卓千寺(rzogs chen dgon)的住持—卓千仁波切(rzogs chen rinpoche)的第四代轉世—明就南客多傑(mi `gyur nam mkha` rdo rje),請參考: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ngyur_Namkh%C3%A9_Dorje,_4th_Dzogchen_Rinpoche 為了行文方便,接下來都會稱呼此人(也就是圓覺宗認為貝雅達賴的師承上師)為「第四世卓千」。 其次,在貝雅達賴傳記中,的確提到他曾經拜見過「第四世卓千」,內容翻譯如下: 「貝雅達賴在三十歲時,與兩個朋友一起前往安多的下部地區,在靜慮寺(bsam gtan gling)拜見了第四世卓千。

他們都報告了自己的家鄉與年紀,第四世卓千告訴貝雅達賴:『你將走向持明之地』,當時,他無法理解這句話,但最後卻發現這個預言是如此的真實!貝雅達賴也與許多人們一起在第四世卓千座下得到長壽佛灌頂和甘露丸。(譯自吉仲文集第六函第230頁)」 這是整部傳記中唯一提到貝雅達賴與第四世卓千互動的紀錄,而任何理解藏傳佛教的人都知道,「長壽佛灌頂」是一個普通至極的結緣灌頂,「與許多人們一起」這句話也點出了他並沒有特別受到教導一事,那要何以得知貝雅達賴是第四世卓千的傳人呢? 不但如此,在該傳記的最後也明確記錄了貝雅達賴自認的主要上師: 「總的來說,這位上師(貝雅達賴)最早的大恩上師是樂遊山人(ripa bde byed rol pa)、噶陀寺的利他上師(kah thog ganan phan)、土司多傑(chos rgyal rdo rje)、名為「噶那」的成就自在者(grub bang ghana)、最後就是靜慮大力喇嘛(lama bsamgtan dbangchen)(譯自吉仲文集第六函第270頁)。」一樣也沒有第四世卓千的名字。

同時,在此傳記中曾經以「根本上師」來稱呼的對象,包括前面提到的樂遊山人(ripa bde byed rol pa)、這是貝雅達賴的啟蒙者,以及噶陀寺的利他上師(kah thog ganan phan)、這是貝雅達賴的直指心性者,以及囊謙地區的土司多傑(chos rgyal rdo rje),貝雅達賴聽到他的名字時,出現了起雞皮疙瘩、眼淚直流等徵兆,但一樣也沒有將第四世卓千列入此名單中。

有這樣的史證考據,我們不得不提問:「圓覺宗」主張其「圓覺宗」傳承,是貝雅達賴師承自第四世卓千(門九爾那姆克多爾極金剛)的法脈,那到底這個法脈是什麼?有任何文獻根據嗎? 總之,貝雅達賴只有從第四世卓千(門九爾那姆克多爾極金剛)座下領受過一個推廣性的「長壽灌頂」,根本沒有法脈傳承可言、貝雅達賴也不認為自己有這樣的傳承、也不視其為根本上師。

既然如此,「圓覺宗」所主張的「圓覺宗傳承」,最多只能推到貝雅達賴此人。

4. 此處的近傳承是否正確? 圓覺宗主張的「心印傳承」,是由蓮師直接傳給貝雅達賴的,這個主題可以分成兩個角度來討論: 貝雅達賴有親自得到蓮師的傳承嗎? 這個心印傳承是指什麼? 首先,藏傳佛教中要親自得到蓮師傳承基本上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開啟蓮師的伏藏,另一種則是在淨觀中見到蓮師、而將蓮師傳授的法記錄下來。

然而,綜觀貝雅達賴的傳記:他的確是某位名叫「桑登林巴(bsam gtan gling pa)」的伏藏師的轉世,但是沒有提到他本人開啟任何的伏藏。 其次,他的確在淨觀中見到蓮師數次,但也完全沒有提到他紀錄下了任何前所未有、直接從蓮師傳授的法門。

題外順帶一談:一般來說,伏藏的傳承都會在蓮師本人與伏藏師之間,還有一位「耶謝措嘉」、也就是蓮師的佛母,因為她是受蓮師命令去埋藏伏藏的人。 不過由此可見,既然貝雅達賴並沒有從蓮師處得到任何「新」的法門,那這近傳承從何談起? 或許有些人會主張「喔!這心印傳承是秘密的,沒有落於文字。」

那我們就來看看「圓覺宗」所主張的「心印傳承」是什麼吧! 根據圓覺宗的說法,這個「心印傳承」是「蓮花生大士心要」、或又稱為「蓮花心要」,在「諾那‧華藏精舍設立四面佛殿緣起與目的」一文中清楚提到: 「……本門為「圓覺宗」是華藏祖師所立名。華藏祖師一生,專弘諾那活佛獨傳華藏祖師一人的蓮花生大士無上密心法「蓮華心要」,此「蓮華心要」為不共傳承,自釋迦牟尼佛傳至華藏祖師,一代僅傳一人,不同於藏傳各派名稱相似之法要。......」

以上原文引用自: http://www.buddhist-experience.org/welcome/article_detail/2805.html 然而,這裡出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首先,在貝雅達賴的傳記中的確有提過「蓮花心要」這個法門,但傳記內也清楚地提到: 「貝雅達賴在拜見山人鄔金善樂(Ogyan dge legs)後,升起很強大的信心,......前後從他的座下求受了事業金剛王尊者(rgal chen phrin les rdo rje)的甚深伏藏—蓮花心要......(譯自吉仲文集第六函第229頁)」 這個「蓮花心要」的法門,不但不是貝雅達賴自己從蓮師親自得來的,還是由蓮師先傳給他人(事業金剛王),再由他人輾轉傳授來的法門!

其次,在第七世吉仲活佛(諾那表親)的文集中,也紀錄了一個名為「蓮花極密心要」的法門,但是內文很清楚地寫到、這個法門是第七世吉仲活佛是本人開啟的伏藏法。 簡單來說,不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貝雅達賴曾經從蓮師那裡得到一個「心印法」,連圓覺宗主張的「心印法」,要嘛就是蓮師傳給別人、再輾轉傳給貝雅達賴,要嘛就是壓根沒有經過貝雅達賴之手:總之,貝雅達賴不曾從蓮師那裡親自得到任何的「心印法」法門。

那麼,我們不得不提問:「圓覺宗」主張其「心印法」傳承,是由蓮師傳給貝雅達賴,那到底這個法脈是什麼?有任何文獻根據嗎? 結論 從以上的引文與推理我們可以發現,圓覺宗的法脈傳承最多只能上推到貝雅達賴此人,再往上尋都是圓覺宗誤植的:不論是貝雅達賴不曾師從「第三十代門九爾那姆克多爾極金剛」得到遠傳承,或是貝雅達賴不曾親自從蓮師處得到「心印傳承」。

我很期待「圓覺宗」有人能對這個誤植狀況作出有根據、合理的解釋,但畢竟這種神秘主義的問題是自由心證,寫此文也是完全站在客觀與研究的立場,希望能對許多仍然在正法與似法中徘徊的朋友們有些幫助。


完整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