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写一点。

作者: 齐愍乐平, 发表于: Sunday, November 10, 2019, 06:09 (3天前) @ 齐愍乐平
编辑: 齐愍乐平, 时间: Sunday, November 10, 2019, 06:14

这一篇发出有两周了,再贴一下。写得不算特别满意。
但我觉得在以历史为基调的直观感受,是不是可以建立
一个止观意义上的观法系统,至少我把问题摆出来了,
把大概的想法也说了说。这个当然不是止观。但我很
长时间里的疑问是,通常意义的修学语境里,为什么
会训练出无法判断这个语境自身缘起性的习惯,也就是
说,很多自认为过得去的叙述者,基本的判断为什么
“不准”,或者说,借假修真有点过了,真是以假为真。
完全是在说故事,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样的建设性似乎
相当的不够。我可以接受故事组合了感受并是一种认知转换
,可以不管叙述自身情况这种描述。但如果没有起码
的判断,那这个是没有足够说服力的。所以我觉得,
一个更为超脱的观照系统,也许是值得探索的。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